2017年07月21日星期五  农历丁酉年(鸡)六月廿八  
收藏本站 繁體版
logo设计说明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里查看本站!
  • 网站首页
  • 文艺新闻
  • 前线风貌
  • 创演动态
  • 艺术人员
  • 老兵风采
  • 获奖剧目
  • 前线幼儿园
  • 前线大剧院
  • 网站纪事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老兵风采 >> 追忆老兵
    原文兵:第一届中国舞台美术学会暨江苏省舞台美术学会顾问
    信息来源:前线网  ‖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03年6月29日  ‖  查看7514次  ‖  
     
     

    原文兵艺术简历
      原文兵(1921--1989), 原名原文彬, 福建省福州市人。第一届中国舞台美术学会暨江苏省舞台美术学会顾问, 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 中国戏剧家协会江苏分会艺术咨询委员会委员, 南京军区政治部前线话剧团一级舞美设计师。
    原文兵自幼习画, 解放前先后为宁波天然舞台、上海大舞台、卡尔登戏院、南京明星大戏院等剧场演出的《狸猫换太子》、《文素臣》等许多历史戏曲绘制布景, 其中包括《西游记》、《封神榜》、《济公活佛》等许多连台本戏。1950年, 在南京组织中国布景团并任团长, 负责社会各剧团的舞美设计和布景制作任务, 主要有《水泊梁山》、《太平天国》、《孟丽君》及现代剧《枪毙恶霸地主肖月波》等。1954年调到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解放军剧院(即前线话剧团之前身)担任绘景工作, 1963年起任舞美设计。1969年至1973年复员期间, 曾在南京市属剧团舞台美术加工场、淮阴地区京剧团、江苏省京剧院工作, 绘制了大量样板戏的布景。1973年回到前线话剧团。先后参加设计和绘景的有《胜利者》、《东海最前线》、《杨根思》、《烈火红心》、《布谷鸟又叫了》、《第二个春天》、《东进序曲》、《霓虹灯下的哨兵》、《淮海大战》、《城下城》、《埃德加·斯诺》、《朋友》以及京剧《白菊花》、锡剧《海岛女民兵》、扬剧《风月同天》等。
    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舞美生涯中, 尤其在成为前线话剧团一员后, 原文兵以革命艺术家的执着精神, 勤奋学习、刻苦钻研, 严谨认真、开拓创造, 功底厚实、技艺精湛, 不计名利、为人师表, 形成了自己的创作方法和艺术风格, 为军队和地方的文艺事业建设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是我国、我军有影响的舞美设计家和绘景专家。

    据《中国舞台美术辞典》
     《当代江苏戏剧家》
     《江苏戏曲志·南京卷》

    ======================================================================
      蹒跚中的辉煌——祭舞美师原文兵同志

      作者:姚 远

      这里没有专门献给他的鲜花。所有的花圈都是公共的。他似乎并无怨言。
      门外响起了毫无情感的哀乐。因为乐手们每天要吹若干若干次,他们投入不了那么多的感情。可是即便如此,他的儿子也还是抛洒着热泪向乐手们深深地鞠了一躬,感谢他们的乐声唤起了人们对死者的情感。今夭,要送他走了。送走一位对舞台倾注着毕生情感的人.这里是他人生的最后一幕。
      千篇一律的悼词,千篇一律的花圈,千篇一律的仪式,甚至还包括千篇一律的小盒子,使他的一生显得那么黯淡。然而有幸的是,所有来这里向他告别的人将永不会忘记他所曾经创造过的辉煌。
      二十多年前,我第一次观看前线话剧团的话剧《霓虹灯下的哨兵》,我是那样的陶醉,不仅陶醉于戏中的人物,还赞叹那诗一般的场景,黑黢黢的摩天楼,车水马龙似的南京路,高雅的客厅,玲珑的花店,闪烁的霓虹灯,低陋的棚户,在历史转折中的十里洋场竟是那样出神入化地显现在氍耄之上。精湛的点染,潇洒的变换。竟使戏剧与场景显得如此完美无瑕!戏结束了,演员们在彩灯下春风满面地接受着观众的喝采与掌声,可也许谁也没想到该把掌声的一部份送给布景的制作者。所以,这也造就了演员与舞美师不同的人格素质,使他们对艺术的爱,要远胜过艺术中的自己。”
      二十年后,我自己来到了久已仰慕的前线话剧团院内的水泥路上,一位老人蹒跚着迎面走来。蒋晓勤为我介绍说,这是原师傅,《霓虹灯》的设计。”只见他淡淡地却是谦逊地一笑:“你好!欢迎,欢迎。”说罢,又蹒跚着向前走去,然后拐进了绘景间。从此,每逢我在哪儿遇见他,我总要称上一声“原师傅”。他也总是那样淡淡地却又热情地一笑,说上一声“你好!”如此,如此,我们的交往就是如此,一直到如今。
      后来我听说,他是中过风的人了。他的右手已经难得拿画笔。尽管这样,他每天却还是步履蹒跚地走向绘景间,日复一日,用他的左手挥舞着颜料刷,在地板上绘出一堂又一堂巨大的布景。三十多年来,前线话剧团几乎每一张说明书的背后都蕴含着原师傅从未间断过的劳动,哪怕是中风以后。
      长期的默默的工作,养成了他默默的性格。因此,除了工作之外,他是那样容易披人忽略。比如说开会吧,即使他不在,人们也不会发现。可是,他又总是在,悄悄地坐在一个角落里。正因为他是这样的性格,人们都很敬重他。他曾被大家推举为南京军区的标兵。尽管人们这样爱戴他,可三十年来,他的工资只晋升过一次。也许这种情况只是个别,可我们要疑惑,是否政治荣誉也如同花圈一般,只要花极小的代价便可表示自己的敬仰,以至于人们现在都不那么看重了。
      可是,原师傅见了我依然是那样淡淡地一笑,说一声: “你好!”……
      如今,绘景间已改成学员们的课堂了。墙壁已粉刷一新,再没有了斑驳的色彩和原师傅的身影。可是这里的地板上却浸透了一层又一层颜料汁,显出那黯黯的灰蓝色。墙角上还倚着几把破旧的颜料刷,我耳边响起了那熟悉的“唰唰”声,如同撒满桑叶的蚕匾中蚕食的“沙沙”声一般,于是我又想起了那灵堂上摆得满满的一模一样的花圈。
      我在去石子岗前曾经想过,我该摘一朵鲜艳的月季去献奉在他的灵柩之上.这不仅因为他生前酷爱园艺,还应象征着他艺术并未因此而凋残.然而在临来的一霎间我又胆怯了。原师傅创造过那么多风格迥异的作品,而生活却规范着他得和别人活得一样,也死得一样。“一样”就是一种中国式的满足,那怕是一生在追求着“不一样”的人,当他疲惫的时候,也会感到”不一样”还不如和别人“一样”。中国人假如要扫尽了这样的心态,也许我们的艺术、我们的生活将会更有生气。
      追悼仪式是盛大的,毕竟他有那么多敬爱着他的战友和学生。即便平时有意无意曾伤害过他的人,此刻的心灵也是圣洁的。原师傅默默地接受着人们对他虔诚的膜拜。
      “春天太阳烈火理想故乡情五十五载军内军外画传沧海与前线共存茹苦含辛鞠躬尽瘁今已矣,
       东进淮海红旗日记霓虹灯六十余年江北江南丝断春秋引后人同泣高风亮节音容空留盍悲乎!”
      黑色的挽联在寒风中醒目地追述着原文兵同志一生的平淡与辉煌。
      他去了。他回首向我们淡淡一笑,似乎不再蹒跚。他把蹒跚的足迹留给了我们.我们却将沿着这足迹在蹒跚中寻找自己的辉煌。

                                原载于1990年第3期《剧影月报》

                  
    上一篇: 魏启明: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中国戏剧家协会上海分会理事
    下一篇: 陈国典:1959年1月入伍,从事话剧艺术表演专业30多年
        返回顶部↑
    © 南京军区政治部前线文工团[前线歌舞团、前线话剧团]版权所有(2002) 网站邮箱:njjqwgt@163.com  网站备案:苏ICP备14024852号
    本站最佳浏览效果:1920×1080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浏览器IE6.0以上  
    本站内容可以转载,但要注明出自www.qx1955.com网站并署名原作者,[诚宾设计]全程跟踪维护(chenbn@163.com)
    | Copyright Right©2008-2014 Ningzhi.Net Powered | By:Nzcms v4.7.29 | 28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