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7月21日星期五  农历丁酉年(鸡)六月廿八  
收藏本站 繁體版
logo设计说明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里查看本站!
  • 网站首页
  • 文艺新闻
  • 前线风貌
  • 创演动态
  • 艺术人员
  • 老兵风采
  • 获奖剧目
  • 前线幼儿园
  • 前线大剧院
  • 网站纪事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老兵风采 >> 艺术人生
    王群:王馥荔屏幕前讲故事:夫妻之间无高低
    信息来源:前线网  ‖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03年6月27日  ‖  查看8822次  ‖  
     
     王馥荔、王群屏幕前讲故事:夫妻之间无高低

    东方网3月29日消息:在亿万观众眼中,王馥荔是善良贤惠的中国“第一嫂”。事实上,生活中的她也是个可心的女儿、温顺的妻子、慈爱的母亲。在北京电视台昨晚播出的《夫妻剧场》栏目中,王馥荔王群夫妇给我们讲述了很多鲜为人知的故事。人们感受到了王馥荔的善良、单纯,也感受到王群的真诚、宽厚。几十年普普通通的日子有滋有味,充满了中国人的传统美,也展露出这一对夫妇的人格魅力。

    王群火车上求爱
    主持人英达(以下简称达):当初你们两个到底是谁追谁?
    王群(以下简称群):我追她呀。
    王馥荔(以下简称荔):我也喜欢他呀,不过是他先开口。他那个时候是南京军区前线话剧团演员。真正认识他时,是八一电影制片厂在1973年的时候,要拍一个电影叫《水上游击队》,他们到江苏来选了几位演员,我就知道有我一个,前线话剧团有两位,我也不知道是谁。我到了火车站,就看到他扛着两袋子大米,穿着军装,黑乎乎的、汗流浃背,我也不好意思问。然后坐火车的时候,我请他吃个橘子,他还说不吃不吃,也没要,也不理我,我觉得这个人挺怪的。
    群:当时跟她有一定的距离,是因为我的这个脑子里,总觉得她是一个角儿。
    荔:试镜头的时候,有一出戏里,他是游击队员,来跟我报告,说被敌人包围了,我就问他“咱们的人呢”,他一愣,那眼泪刷就下来了。试了几次镜头,每次他的眼泪都是刷就下来了,我傻了,我说这个人太厉害了。我就着急、冒汗,也下不来。后来导演就说看见没有?这就是电影表演,要我好好跟他学一学。后来慢慢熟了以后,我就发现了他很多的优点,知道他是一个很内向的人,但是他内心还是挺热的。

    达:我想问一下,您扛两袋子米干什么啊?
    群:我有两个战友家都在北京,那时候不像是现在,随便到处能买到米,我也没什么东西送,就用大旅行袋,两个人一家一袋子给背来了。
    荔:我印象特别深。那时候就觉得这人挺够意思的。

    达:你觉得他从什么时候开始把冷淡的面罩去掉的?
    群:我就觉得她是一个角儿,角儿一般都比较娇气的,比较傲慢的。真正走近她以后,我才觉得不是那样,她到了摄制组,每天特别用功,特别刻苦。那个年代,表示爱情可不像现在电影、电视里边那样直率。我知道她爱喝凉一点的粥,那时候招待所里没冰箱,但八一厂那水特别凉,我就用一个脸盆,把那个粥就放在里边,等她回来以后,一喝到凉粥特别高兴。
    荔:我那时候20多岁,追求的人也挺多的,想象中的白马王子,也是高高的,挺英俊的,所以根本没往那处想。
    群:(笑)我又黑又矮。
    荔:我就觉得这个人挺好的。好多男同志衣服乱扔,袜子乱塞,我就注意到他那个桌子上头永远是干干净净的,然后才开始注意到他。
    群:后来戏没拍完,中间就夭折了。我们也要分手了,我就主动地向她提出这个问题,在火车上。她说她愿意考虑这事。

    达:王群你是有组织的,当时组织上怎么看这件事?
    群:我们关系确定了,我就跟领导说了。领导说可以,但说这个事可能会影响我留在部队,或者转业或者复员。我说可以,还写了个东西,说如果因为她的家庭问题影响到我复员或者转业,我都没有怨言。写这个东西时心里是挺沉重的,完了我打了一个电话给她,约她到老地方。那天反正挺激动的,我印象最深的是,她说了一句话,她说“记住了,我谢谢你”。
    荔:我当时半天说不出话来。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真不想影响他,因为我爱他,所以我就说了一句,我真的不会忘记。

    王馥荔吵架总“服软”
    达:王群的父亲很早就不在了,结婚以后等于重新有了一个家,那种感觉是什么样的?
    群:我很小就当了兵,一直穿着军装长大。有了这样一个亲人以后,我觉得很多东西是我想象当中所渴望过的,我都得到了,特别满足,特别珍惜。我们结婚的时候,两个人加起来不到100块钱工资。
    荔:他50多块,我是30多块钱,那时候也好像过得有滋有味的。他会为了欢迎我,到外面草地上采一些小野花,我一进门就觉得特别有生气,特别高兴……没觉得苦,还挺甜的。

    达:婚后出去拍戏,怎么交流感情呢?
    群: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初还没有快件,只能靠平信。有时用部队里的军用电话七转八转地找。我在青藏高原雪山拍戏,过年回不来,特别想家。她和儿子就从春节晚会开始,把这个实况录在带子里,旁边加上她的声音和孩子的声音,还有爸爸妈妈的声音,一块儿包饺子、放鞭炮的声音……但是因为路途太遥远了,这盘带子到我手里大概都一二十天了,我都快下山了,但是我还是和我在雪山上演员组的那帮朋友们听着这个带子,大家非常感动,当时我也很激动。

    达:像你们两口子吵起来了,一般谁先服软呢?
    荔:一般我找他说话的多。
    群:闹别扭了以后我不爱吭声,然后拿个枕头往那沙发上一躺。还没等睡一会儿呢,她就过来了……
    荔:我记得特别清楚,第一次两人吵架的时候,声音稍稍大了一点,他就一晚上没理我,拿着枕头睡沙发上去了,我当时就觉得他在沙发上肯定冷,舍不得让他睡在沙发。王群小时候父母去世早,有时候他看着我,看着儿子,常自言自语地说,要是爸爸看见我媳妇和儿子该多高兴啊。我知道王群心里永远有一个遗憾。我没见过公公婆婆,谈恋爱的时候,他领我到他哥哥嫂嫂家去,嫂嫂一边翻着照片就给我讲,王群小时候苦啊,父母去世早,在哈尔滨这么冷,也没棉裤穿,也就是她跟他哥哥疼他。他嫂子一边说一边哭,说王馥荔啊,你可一定要对他好,别让他受委屈,我就答应了嫂子。所以王群睡到沙发上以后,我反而不生他气了,我不能让他睡沙发,从那时我就给他定了规矩,再吵架也不许睡沙发上,他也答应我了。
    群:我们家有几样不太成文的规矩———吵架不要过夜,男方不要睡沙发,再有就是大家有什么都要互相坦诚地来交流、沟通。
    荔:我觉得夫妻之间没有什么高低之分,尤其做名演员吧,更不能摆架子,摆架子时间长了,这个家庭肯定要出问题。不去有意识地培养这份感情,再好的感情时间长了也会有问题的。

     选稿:封黎华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易芝娜

                  
    上一篇: 陶玉玲:在《柳堡的故事》这部60分钟的电影里,陶玉玲的台词一共才208个字
    下一篇: 郑松茂:河南遂平人。1987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历任安徽省曲剧团演员
        返回顶部↑
    © 南京军区政治部前线文工团[前线歌舞团、前线话剧团]版权所有(2002) 网站邮箱:njjqwgt@163.com  网站备案:苏ICP备14024852号
    本站最佳浏览效果:1920×1080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浏览器IE6.0以上  
    本站内容可以转载,但要注明出自www.qx1955.com网站并署名原作者,[诚宾设计]全程跟踪维护(chenbn@163.com)
    | Copyright Right©2008-2014 Ningzhi.Net Powered | By:Nzcms v4.7.29 | 2884 |